常见撕拉片四种

去年撕拉片停产,最后一批是17年11月。日本市面现在最后批次的价格已经标到3000日元以上,快200人民币。也不知道这种价格有没有人买,反正我是不买。倒是有很多人把手头的撕拉片器材搭着胶卷在卖,价格实在但也是不小的数目,一般人也不敢轻易下手。所谓捆绑销售就是给贩子机会,我就收了几个这样的,把撕拉片和机器分开再出手,销路很好。
一般用撕拉片也就是装个逼,这就意味着不能老装,偶尔拿出来比划一下,拍妹子的时候神气一下。国内大部分人都是自媒体崛起之后才听说的撕拉片,估计跟拍立得还没分清是什么区别,就出来装逼说自己用了十年撕拉片的人,绝对不在少数。这是种行为是可以理解的,无法成为职业摄影人,业余条件下只能拍点花花草草,缺乏来自各界的关注,又因为缺乏定价常识当不成“贩子”,只能通过装逼的形式自我满足。其实这种人已经超纲了,不在摄影的话题的范畴,应该转到心理学界去研究,估计同样的情况从古玩界模型界什么的也会找到不少。
前年陆续买了40盒撕拉片带到日本,估计真正拍片只用了七八盒,剩下的都低价卖了,因为美版不值钱(现在情况不一样了)。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,产品就限定在设计用途上,而不是用来收藏,他妈收藏起来不就等于报废吗?日本人也有不少过期片子,但人家心态比较成熟,发现用不了就拿到雅虎上卖,价格标高了无人问津,标成1日元起拍最后落个买卖都能接受的价格,没有对着标价“还能卖少点吗?”(顺便一提这是哪里方言?咸鱼上遇到好几次)问的,一周出结果,没有废话效率很高。
不得不承认,日本很多二手器材去了我朝(海关管这种叫洋垃圾,可能是因为收不到税,不知道行邮税出台之后他们满意了没有)。既然要用二手,就拿出成年人的心态,这个世界不欠谁一台崭新的二手相机。

image

关于游骑兵

站长,男,山东人。曾东京就读于某国立通信类大学,无线网络协议方向博士课程。 兴趣爱好广泛,对电子机械和照相机尤甚,喜欢自己冲洗彩色胶卷,受条件所限,器材工具等相对简陋。从幼年开始一直喜欢制造各种工具,现正整理用简易工具制造车床的资料。 对事物喜欢刨根问底,属于中学教师不喜欢的学生类型。 偶尔出没于健身房,但从不进行球类运动。 驻地位于东京都江东地区,从2013年春季开始担任大学国际宿舍导员,与一桥大学、东京学艺大学、东京农工大学的各国留学生一同生活。 2016年起就职于某500强企业。
此条目发表在摄影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